ElliotMartinez

The Wishtelblower

Tom最近过得不太顺利。
自从发生了那件事之后——哦不是什么特别的坏事,只是他和自己的妻子大吵了一架之后她搬出去了,连带着孩子,住在她母亲家。不他们并没有离婚——好吧,似乎也差不多了。但妻子和孩子的离开就像是把他的好运也带走了似的。首先是上司说他连着五天没有上班,罚了他一笔钱;然后是新来的人因为连续抓拍到了某个当红明星的丑照——连着好几次,让他们报社的报纸大卖,老板一高兴就把“那个很棒的新人”调到了Tom的位置上,而Tom——他被调到了“奇闻部(奇闻逸事部简称奇闻部)”。
哦这也不能怪老板,毕竟Tom自从进报社以后就再也没有做出什么太大的贡献了,把他调到其他部门还是念在高中同学的交情上。
15:45,Tom整理好他的东西打卡下班。一般报社都不这么早下班,但Tom所在的报社不一样或者说他所在的部门不一样。
“奇闻部”是他们报社于2013年成立的。三年前发生了一件不小的事,人们开始相信这世上真的有鬼魂、幽灵或者说是怪物这一类总之常理无法解释的东西存在,而且就有可能发生在身边。
然而很显然很大一部分人仍然无法接受这些。这就导致了他们部的冷门,但Tom也乐得清闲,80多平方的空间里只有那么几个人,不大不小。这么一想其实他过得也不算太糟糕,每天打卡上下班,照样有工资拿,虽然并不丰厚,但可以养得起Tom一个人了。毕竟他就要离婚了,离婚后只要付得起赡养费就好——哦,该死,好吧,他其实过得糟糕透了,因为他有可能付不起赡养费,不付就吃官司。这就意味着如果Tom要多赚点钱就要开始认真对待这份工作,他可不想吃官司,也就是说现在他要拿着笔记本和摄像机到处跑,风里来雨里去,吃着过期面包去找那些“超自然”事件。但如果运气好的话他可以像那个新人一样抓拍到实时热点,然后老板一个高兴又会让他回到那个部门,这样他就又有可观的收入了。
唉,叹了口气,Tom认命地拿出钥匙正准备开门。这时一个人拦下了他,这可把Tom吓了一跳。他抬头看那个人,20岁出头的样子,气喘吁吁地,平复了一会呼吸后年轻人开口道:“我很抱歉,先生。但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要说。”

这一段画面是Tom在上班路上被拍的,当是他正路过一家服装店,它整体颜色是黑色的,这样才能让Tom身后那红色的东西比较明显。他是很想相信这个“灵异事件”还是什么“超自然事件”之类的,因为这意味着他可以写一篇报道,附上图片的那种,然后他可以小赚一笔,至于被拍的人怎样就不关他的事了。问题就在这里,他就是被拍的那个人,他有可能遇上麻烦了,而很明显谁都不愿意遇上麻烦,尤其是Tom现在的状况。他不可能把自己写上去,只凭这一张图片,让自己成为中心很麻烦,更有可能的是同事们都会认为他有妄想症。
只是为了再三确认——“这台数码摄像机是13年生产的,孩子,你确定它没有任何损伤么?”
“不,没有,请相信我,先生,”Troy,那个年轻人低下头急切地摇晃,他的眼睛被较长的睫毛挡住,这让他看起来有点可怜,“我把它保护的很好,没有任何问题”。
Tom盯着他看,作为一个急需独家资讯的记者,他不想到处跑,那么就要找一个人来为自己工作,最好是自愿的,Tom不想多破费。
“嘿孩子,要我相信你,你就要找到证据。比如说像我这样的人,或是我因为这东西而发生了不寻常的事,什么都好,只要让我相信这是真的就行。”
Troy抬起头来,脸上掩不住的高兴,“是的先生,我,我会证明给你看的。我可以的,我会的,因为我,我——”话未说完,Troy又低下头去,不再说话。Tom感到奇怪,但没有多想,至于为什么Troy如此热心地想要帮助Tom解决这东西,也许只是因为年轻人的热情吧。
但可怜的孩子,好心被利用。
“那么请尽快。”
“好的,先生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I'm trying better.
给自己挖了坑
其实故事挺简单的,我主要还是想说一下我的脑洞
我我我我连文笔都没有
自己都着急
欢迎提议

评论

热度(5)